大连开发区日本企业-东芝当年为什么选择大连?王老师作品

浏览:3150   发布时间: 09月01日

这几天网上都在讨论东芝黄了,借王老师文章带大家一起回忆一下。

我想说,在大连我是采访报道东芝大连公司次数最多的记者,没有之一。

当初频繁去采访既有对世界五百强大企业的仰视和窥探心理,也有一个更具体的原因,就是我当时听到一个故事:

日本东芝1987年曾因为违反“巴统”协定,向苏联出售九轴机床而遭到美国制裁,因此会长、社长全部辞职而轰动一时的故事。

1987年5月27日,日本警视厅突然逮捕了东芝公司的两名部长,罪名是非法向前苏联出口九轴机床,此案引起国际舆论一片哗然,这就是冷战期间对西方国家安全危害最大的军用敏感高科技走私案件之一的东芝事件。

交易当然是秘密进行的。一部九轴机床东芝报价是10亿日元(按当时汇率约500万美元),最后4部机床卖到35亿日元。虽然东芝卖的是高价,然而因为九轴机床技术的应用,苏联在海军潜艇方面使北约和美国一下子失去了原有的优势。

所以美国后来知道消息后恼羞成怒。

这个故事使我对东芝这家公司充满了好奇。

因为历史上的原因,那次东芝被迫辞职的社长渡里杉一郎对大连非常友好。

1989年,大连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周海斐、发展公司总经理王永观到日本去招商,在日中会馆就拜访了东芝公司最高顾问渡里杉一郎,周海斐邀请东芝公司访问开发区,渡里欣然同意。

1990年1月29日,东芝就组成了12人的赴中国投资考察团。但是在成田机场登机出发后,因为大雾大连的机场封锁而无法着陆,无奈飞机改降沈阳。

在沈阳考察团一行乘一辆面包车赶往大连,当时沈大高速公路尚未建完,汽车一路颠簸加上降雪,又跑了一段冤枉路,所以从下午2点跑到半夜11点,才赶到大连富丽华大酒店。

第二天,大连市市长魏富海特意在中山广场的大连宾馆(原大和宾馆)招待东芝考察团。但这一切的不顺利,使东芝考察团中许多人心里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唯有带队的生产本部长山本哲也和公司电机生产管理部部长中山武司两人信心十足,一直为大家鼓劲。

东芝考察团在大连考察了一周。

今年刚刚去世的老市长魏富海是一个日本通,为了招商引资他也想了很多办法。所以在1990年时他通过关系,把日本东芝的渡里、佳能的贺来龙三郎、御手洗富士夫、岩谷的斋藤兴二、东京大学的校长村井隆等6人拉进了一个朋友圈。这个朋友圈当时叫“槐花会”,就是每年五月魏富海请这几位来大连赏槐。

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

东芝考察团回国之后,在东芝内部的研讨会上,山本强烈支持在大连投资建第一家中国的独资企业,他的理由很多:

能够招募到好的工人、管理者。

码头、机场、高速公路、通信网络等基础设施比较发达。

没有宗教问题、人种问题。

日语的翻译员、译本等有所准备。

能与东北部的重化工业相结合。

与日本有相似的季节。

包括市长在内的官员,没有官僚主义而是拥有企业家精神。

在这些理由中,山本最看重的是最后一条。山本说:“他们十分好学,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官员。我感觉如果与这些人成为合作伙伴的话,进入大连一定会成功。”

因为当时中国刚刚发生过“风波”,在决策时东芝高层多数人认为,应该慎重考虑到中国投资,也有人提出,菲律宾的马尼拉也是一个不错的候选地。

但是山本哲也坚持大连,同时东芝最高顾问渡里杉一郎积极支持。这样东芝总部在综合了北京、天津、上海、广州、大连五个城市的情况之后,终于拍板决定,在大连投资建设在华的第一家独资企业——东芝大连有限公司。

为什么要写这些呢?

这里允许我用一句小青年语言:因为当年的东芝牛逼啊。

1875年创立的东芝在日本是一个充满传奇的企业,它曾经创造了很多日本第一。例如在传统家电产业中,日本的第一个电灯泡、第一台无线电接收机、第一台电动洗衣机和电冰箱,都是东芝生产出来的;后来,还有日本的第一台晶体电视机和第一台微波炉;在信息产业中,东芝又研制成功了第一台笔记本电脑……

世界500强排名曾经在第25位,日本年度企业排名常常在前十位。

当年在中国播放的广告家喻户晓:“拓西巴,拓西巴,新时代的东芝”。

决策之后,再到大连进行投资可行性调查和土地谈判的,主要是东芝电机生产管理部部长中山武司,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周海斐等人与中山武司就地价等问题进行了反复磋商,最后终于达成了投资协议。

东芝一出手就是投资100亿日元,在大连开发区买了12万平方米的土地,当时在日本经济界成为一大新闻。

因为这是在中国的第一家子公司,东芝总部十分谨慎,讨论过很多方案,后来就以山本哲也为中心,组建了一个“七人会”的小组,常常在一起碰头讨论大连项目如何运作。七人小组除了山本,还有国际协力室室长北白川、生产技术推进部部长徳永昭大、中山武司、中野荣武、酒井满、坂内俊子。

七个人常常激烈地讨论问题到很晚很晚。

东芝和开发区签约之后,山本哲也被任命为大连公司的第一任董事长,中山武司为第一任总经理。

中山武司很有派头,非常能干。但是他在大连公司却有过一次小失误,让他很难堪。

那是1995年春,英国《金融时报》一记者来大连采访中山武司。

英国记者首先问,东芝为什么要到大连投资呢?中山谈了几条:“大连的投资环境很好,基础设施比较完善;有优秀人才;港口方便……等等”。

当然,这些也是场面的话。英国记者显然不想听这个,于是他又问:中山先生对大连的投资环境还有什么意见吗?还有哪些需要改进的?

禁不住英国记者的诱导,中山后来说:我在大连市长主持的外商座谈会上,是曾经说过大连需要改善的地方,有这样几条意见。

不久,中山武司的访谈在《金融时报》发表了。《金融时报》的说法是:日本东芝大连公司总经理对大连的投资环境很有意见,并列出了一二三四条,而中山武司肯定大连投资环境的大前提却没有说。因此,当中国的《参考消息》转载这个报道之后,让许多人对中山武司产生了误会,以为他对大连一定是很有意见的。

对此中山武司十分恼火,英国记者明显的是断章取义,有一点下套让中山钻的感觉。我去采访中山时,他表示了对英国记者的愤怒。当时我还觉得很好笑,日本鬼子叫英国鬼子给“忽悠”了。

但中山说得很诚恳,希望通过媒体澄清一下,我也严肃起来,于是在《大连开发区报》上发表了一篇访问记,把这件事情的经过说明了一下。

1995年末,中山武司被总部调到东芝沈阳电梯厂,我闻讯去采访要告别的中山武司。原以为会是一些套话,没想到中山在会客室说着说着,一向十分严肃的他突然流泪了,拿出手帕擦眼睛,令我十分愕然。

那时还不太理解这种心情,心里说,不至于吧。

后来知道,中山武司初到大连,开始是租用大连三井物产的一间办公室,每天的睡眠时间都低于5小时,因为要搞工程建设,要招聘工厂人员……建筑工地的机械咣咣声音他在银帆宾馆都能听得到,24小时不间断。有时声音一停,他就一个人在零下15度的夜里跑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那时大连市长魏富海也常一个人到东芝工地来视察,中方建筑公司负责人对魏富海诉苦:日本人管理和要求得太严格了。魏富海说,这不挺好吗,可以提高你们的技术和能力,机会难得,好好干吧。

东芝大连刚刚投产,新招聘的工人早晨来公司,总会看到总经理中山武司恭恭敬敬地站在大门前,行早礼问候每一位上班的员工。他还自己掏钱买礼物,到员工寮参加中国员工的生日晚会;许多员工他都能叫出名字,而且十分注意观察每一天每一名员工的神情,看她们是不是有心事,有困难……

那些年轻的打工妹和打工仔一开始很茫然:日本总经理是这个样子啊。

后来,日本作家荒川直树来大连采访写了一本书:《东芝大连的挑战——把制造业引进中国》,这本书即成为当时日本企业到中国和大连投资的必读书。

东芝在大连的成功投资,拉动了一大批日资企业来到大连。

东芝大连,当年开发区的一块基石。

如今25年过去,真是弹指一挥间啊。

日本东芝和东芝大连都发生了太多的变化,开发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多少当年外企人从青丝渐到白发,多少当年妹子从女孩成为妈妈,多少企业从小到大,又从有到无……

不说了。再说,我也要去找手帕擦擦眼睛……

主营产品:洗衣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