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爱女下嫁流放京官张佩纶,相差20岁,为什么说她是幸运的?

浏览:4420   发布时间: 08月26日

文/竹几一灯人做梦

李菊藕(也作李菊耦)这个名字对于很多人来说是陌生的,但是你一定听说过李菊藕父亲和孙女的名字。李菊藕的父亲就是晚清名臣李鸿章;而她的孙女则是近代著名作家张爱玲。李菊藕本人虽没有那般出名,但她亦是晚清名噪一时的才女,但是关于她,人们津津乐道的却是她那段颇具传奇色彩的婚姻。

李菊藕名李经璹,小字菊藕,出生于1866年。作为李鸿章的第二个女儿,李菊藕从出生起就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其父亲李鸿章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对这个女儿非常重视,将其视为掌上明珠,从小便悉心教导。

1988年,22岁的李菊藕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且才情了得,时人称她“诗文俱佳”,可谓是当时有名的才女。而家世显赫又冰雪聪明的她却在这一年被自己的父亲许配给了长自己20多岁、年过四旬的张佩纶。

对中国封建时期婚姻制度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在封建社会,妇女的地位非常之低即使在当时大批传教士涌入中国传播基督教男女平等的思想之后,中国传统的男尊女卑思想仍没有在基本上得到改变,父母包办婚姻也是理所应当。但是李鸿章就真的是一个不顾女儿幸福要将其嫁给一个如此年长男人的残忍父亲吗?

关于李鸿章的评价,历史学家众说纷纭,诚然,作为一个代表清政府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晚清大臣,他被世人永久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但我们不得不承认,李鸿章作为洋务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在当时也算得上是一个思想较为先进的人。他曾出访欧美,对当时欧美的繁荣大为震撼,归国后积极上奏,认为清政府针对中国的贫弱“须亟设法”。

可见,李鸿章本人并不是绝对迂腐守旧之人,他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西方先进的文化思想,这一点从其对李菊藕的重视和教育也可以看得出来。李鸿章对于李菊藕的重视与疼爱想来是真实的,但是素来对李菊藕宠爱有加的李鸿章又为何执意要将女儿嫁给张佩纶呢?难道真的是李鸿章老糊涂了?

实则不然。要分析李鸿章嫁女的动机,我们应该先弄明白张佩纶究竟是何许人也。

张佩纶,字幼樵,亦是清末名臣。张佩纶自幼便思维敏捷,出口成章,同治九年中举人,十年中进士,十三年授编修,后又因光绪元年大考翰詹时名列前茅,被提拔为侍讲(官名,从四品。主要任务为文史修撰,编修与检讨)。他作为清流党人,入李鸿章幕,多次上书弹劾大臣,批论朝政,后又晋升为侍讲学士,也可谓是一时之间风光无量。

1883年中法战争爆发之前,张佩纶就多次上奏,主张清廷与法国对抗,并详尽地陈述了清军能够取胜的理由。

中法战争爆发后,张佩纶被委以重任,处理福建海疆事宜,但中法战争中,由于双方军事实力悬殊,加之清政府反对张佩纶堵塞闽江口,致使法国军舰进入闽江,在重要的马江之战中,清军难以抵挡法军的进攻,最终几乎全军覆没。

战后,朝中各方势力纷纷弹劾张佩纶,张佩纶也因此获罪被贬,直至1888年,时隔三年后,张佩纶才获释,得以重返北京。而此时的张佩纶,不可谓不落魄。其原配妻子早年离世,继室又在其被流放期间病故,朝廷中暗流汹涌,张佩纶举步维艰。就在这时,李鸿章向他抛来了橄榄枝。

这时的李鸿章对张佩纶可不仅仅是雪中送炭的恩情,他还执意将自己的女儿李菊藕“下嫁”给了张佩纶作续弦。

在了解了李鸿章和张佩纶的关系之后,我们不难看出,张佩纶算是有文韬武略之人,也是李鸿章的得意门生之一。

李鸿章惜才,而且不仅是惜才,还想让张佩纶为自己所用。至于把女儿嫁过去后女儿是否会幸福,想必李鸿章也是考量过的。毕竟自己在张佩纶落魄之时救济了他,且李菊藕嫁给此时无权无势的张佩纶已然是下嫁,张佩纶没有理由也没有胆量亏待李菊藕。

而事实也正如李鸿章所料。婚后,张佩纶十分疼爱李菊藕,二人经常在一起谈诗论道,抚琴品茗,可谓是举案齐眉,琴瑟和鸣,在当时也传为了一段佳话。可好景不长,20多岁的年龄差就注定这对爱侣无法长相厮守。

张佩纶作为一个有些血性的读书人,在1900年听闻八国联军攻陷大沽口后,便急火攻心,身体状况也是每况愈下,后在李鸿章逝世一年多后,于1903年在南京病逝,终年五十六岁。而此时的李菊藕也不过三十七岁。丈夫病逝后,李菊藕没有再嫁,直至染上肺病,于1912年逝世,时年四十六岁。

李菊藕与张佩纶的婚姻关系虽然只持续了短短的十几年,但是他们是相爱的,也是幸福的。也可以说,在父母包办婚姻、妇女地位低下的封建体制下,李菊藕在婚姻中遇到了自己的爱人,是相当幸运的。那么抛开李菊藕的幸运,被封建婚姻制度约束的女子又是怎样的境遇呢?

在明清时期,程朱理学盛行,“三纲五常”,“三从四德”都严格要求了女子的行为举止,且清代是贞操观念相当严格的一个朝代,对妇女贞洁的要求也到达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如作为《闺阁四书》之一的《女范捷录》中的“贞烈”篇中就写到:

“忠臣不事两国,烈女不更二夫。故一与之醮,终身不移。男可重婚,女无再适。是故艰难苦节谓之贞,慷慨捐生谓之烈。令女截耳劓鼻以持身,凝妻牵臂劈掌以明志。”

在这种封建礼教的束缚下,女性以夫死守节为美德。社会舆论对于寡妇再婚的严重干涉,到民国之后才慢慢出现了缓和的迹象。而从小受到“良好”教育的李菊藕应该也是在这种束缚中坚持为亡夫守节,心有戚戚,郁郁而终的。

封建制度中女子地位低下的另一重要表现就是一夫一妻多妾制的婚姻制度。唐宋时期,除了“妻”与“妾”,还有“媵”这一名目,即媵妾制,媵一般是随夫人陪嫁的妾,地位比妾要高一些,“媵”的名目被取消,正妻之外通称为妾。

封建礼法中对妻与妾有着非常严格的区分,理论上妾在封建家庭中是没有地位的,妾不能上事宗庙,其家人亦不能像正妻的家人一样与丈夫形成亲戚关系,这种地位的不平等不仅体现在家族生活中,还体现在封建制度的法律中——例如在唐律中,妻、媵、妾在法律上承担的刑事责任就是不同的。

李菊藕嫁给张佩纶时,张佩纶的前两任正妻均已去世,因此李菊藕是以正妻的身份嫁给张佩纶的,正妻在家中享有比较高的地位,想来这也是李鸿章能够将女儿嫁给张佩纶的条件之一。

除了对女性的压迫和摧残,封建婚姻还有一个大家都知道的特点,即父母包办婚姻。子女并没有选择配偶的权利和自由,甚至买卖婚姻、童养媳、娃娃亲等现象也大量存在着。

正如李菊藕的经历一样,女子嫁人全由父母做主,李菊藕并没有选择的权利,但前文也提到,李菊藕是幸运的,抛开身份地位、家族名望上的利弊不谈,张佩纶是疼爱她的。但在如此阴暗的封建制度下,有多少女性在婚姻中沦为了家族的牺牲品呢?

与此同时,清朝末年作为一个动荡多变的时代,中西方文明在这一时期发生了强烈的碰撞,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清末人们对于传统封建制度下的婚姻道德有了新的认识。

首先,对我国封建社会的传统婚姻道德产生较大冲击的就是西方传教士带来的基督教思想。虽然早期的基督教教义中也有明显歧视妇女的内容,例如其中存在着“女人是人类罪恶的根源”等言论。

但是启蒙运动以来,基督教教义也发生了巨大变革,女性地位随之提高,女性几乎拥有了与男性平等的地位。因而来到中国的传教士也宣传了男女平等的思想,提倡一夫一妻制,批判了封建制度对于女人贞洁的严苛要求,他们反对包办婚姻、纳妾等陋俗,也对当时损害女性健康的缠足和溺女婴等行为进行了抨击。

传教士的影响虽然有限,但也在客观上也推动了中国婚姻制度的变革以及封建社会对女性地位的重新审视。

在这一时期,中国人受西方思想影响的重要体现之一就是在1851年爆发的太平天国运动,作为太平天国运动的领袖,洪秀全就提出了男女平等的思想。

虽然太平天国运动的本质目的并不是要真正达到男女平等,但是它在客观上确实冲击了封建传统思想中男尊女卑的伦理规范,其提出的男女分田平等、男女教育平等、允许女性参军入仕、主张婚姻自由、提倡一夫一妻制、支持改嫁、禁止缠足等律令均对太平天国境域内的妇女产生了一定程度的解放作用,也在很大程度上冲击了封建社会歧视女性的思想。

太平天国的妇女运动在理论上是朦胧的,最终也未能动摇封建正统思想的根基,但是其规模空前,参与人数众多,也为此后资产阶级改良派、革命派提供了理论和实践的经验。

此后,19世纪70-90年代,中国也出现了资本主义性质改革的早期改良主义思潮。早期的维新派亦是提出了男女平等的思想,维新派将兴女学和禁止妇女缠足与国富民强联系起来,认为妇女的教育关系到国家的兴衰与家庭的和谐,认为妇女接受教育与子女教育密切相关。

这些思想在戊戌变法时期也得到了进一步发展与落实,中国人自办的第一所新式女子学堂——“经正女学”也是在这一时期创建的,这所学校作为首个对女子进行正规学校教育的机构,从实践的层面反对了“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性别观念。

我们回到本篇文章的主人公李菊藕,她是否也受到了这种先进思想的影响呢?笔者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首先,李鸿章虽然不是维新派,但是早期维新派的重要人物多为李鸿章为洋务运动招揽的人才,李鸿章对维新运动也一直抱有同情和支持的态度,因为他本人亦是在寻求变法图强的方法,因此他在一定程度上是接受维新派思想的。

父亲的思想在李菊藕身上的最明显印证,就是李鸿章对李菊藕的重视与教育。李菊藕从小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能与才华卓越的丈夫张佩纶相互唱和联诗,其才情可见一斑。而从李菊藕身上,我们也能看见时代变革的一缕曙光。

李菊藕虽然没办法自己决定自己的婚姻,但是得到了丈夫宠爱的她在婚姻中是幸福的,而其他在封建礼教束缚下的妇女就没有李菊藕这样的幸运了。

在清末的这一时期,虽然新思想的涌入让男尊女卑的传统思想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但是历史证明,无论是封建统治,抑或是资本主义实践,都无法从根本上保护妇女的权益。这一时期的妇女在家庭中仍然地位低下,身体和心理都受着严重的迫害,妇女的婚姻也大都沦为了家族权利的牺牲品。

参考文献:

宋恕:《六字课斋卑议·开化章》,载胡珠生编《宋恕集》上册,中华书局1993年版

孙桂燕:《清末民初女权思想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高仁立:《李鸿章与早期维新派》,见《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94年04期

《清史稿》卷411《李鸿章传》

赵尔巽等:《清史稿》中华书局,1998年:卷444,12455页《张佩纶传》

蒲波:《张爱玲祖父张佩纶:就靠祖母那一份嫁妆的穷京官》见中国新闻网[引用日期2015-05-17]

主营产品:洗衣粉